卢志荣|我们的选择,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建筑师,设计师,雕塑家」短短的九个字,不足以凝缩卢志荣涵盖的领域,但是想要毫不费力地在名字旁边添上这几个字,确实需要深厚的积淀。

      卢志荣一直以对理念的净化、诗意的诠释、细节的关注备受意大利及国际设计界的推崇,是极少数被意大利现代传统设计界所认可的华裔设计师。


      卢志荣老师,是第一届金羿奖的评委主席。2017年3月举行的第一届金羿奖在他的带领下,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中国家具行业殿堂级的专项大奖

      时隔一年,大师回归。果然如传闻所言:一袭白衣,风度翩翩。夜晚的厚街稍有凉意,卢老师在白衣外多加了一件黑色毛衣开衫,比起一水的纯白,倒是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亲切。

      温和谦逊是人们常用来形容他的词语,大师们常有的性格「反转」,也在他时而发出的轻声欢笑与孩子气的小举动中得以体现。

      被问到为什么隔了一年再来参评金羿奖,卢志荣说是刻意为之

      「在第一年的评审工作结束之后,我希望在第二年的评审过程当中,整个评审能有更加开放的姿态以及更加大的范围去进行覆盖。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同行加入评审的队伍,这样一来,才会有新的思想得以涌入。」

      在评审的过程中看见别人创作的成果,也在自己的创作中影响他人。

      本届金羿奖的奖杯,正是由卢志荣设计的。在这个奖杯里面有两个元素,一个是正方形,还有一个是比较自由的形状。前者的四条边边长一致,象征一种理想的境界;后者来源于「羿」字的古体写法里代表翅膀的部分,代表我们自由的思想,同时也是带领我们不断上升的一股力量。


      就如奖杯设计所要传达的理念「追求更好,实现理想」一样,金羿奖的评选标准也很高。

      对于卢志荣来说,是鼓励可持续的经典设计。

      「我个人认为这个奖项必须颁给有实质内涵的作品,而不是那些只有五分钟热度、很快就会被遗忘的作品。我指的有『实质内涵』不仅仅是指这个作品有耐用性,更加重要的是它能够适应文化的变迁,能够给人们的生活与审美带来价值。」

      是的,只有当美发自自然之时,当美与民众交融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时,才是最适合这个时代的人类生活。


      谁也没有想到,卢志荣演讲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开心吗?」台下观众们都愣了好一会儿,才纷纷说「开心」。

      通过这样一个小问题,瞬间拉近了设计大家与台下观众的距离。之后,大屏幕上放出了一些可以代表他童年生活的摄影作品,他说「先让大家认识一下我」。你看,把自己摆在与观众面对面的位置,果真是温和谦逊。

      家的定义是什么?

      是否从某个时刻开始,框定了我们生活的范围,而我们也自然而然地蜗居在这小小的一处。在卢老师的童年里,孩子的玩耍空间不局限于室内,一条长长的户外楼梯也是玩乐的场所。「我们不会区分这里是玩耍的地方,而那里是工作的地方。」天地之间,任我们腾挪。

      关于青年的记忆,卢志荣聊到电影《花样年华》。

      电影侧面描绘了五六十年代卢老师生活的时代,男女之间的柔情、难以述说的情愫,勾勒女性魅力的旗袍与那时特有的翠绿色的保温壶。「那个年代,我们不会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这种欲说还休的克制,也影响着卢志荣的创作。

      怀旧的温情之后,高度密集的「反乌托邦式」群居图画,令台下观众扶颚沉思。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超级大都市」,真的是我们的社会想要朝之发展的吗?

      不知从何时开始常有「隐遁乡野」的说法,也许,我们的社会在某一刻已经非常接近图画中的人类生活形态。与之伴随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与相互比较、相互竞争。

      卢志荣反问,我们是否都是始作俑者?我想,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们的选择,终将决定我们的命运。

      我们的选择,当然也包括了消费的选择。什么样的东西是我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样的东西是真正经久不衰的?什么样的设计是值得我们为之买单的?如果不培养自己的审美,如何从需求侧给予供给侧足够的市场接受度?

设计,不仅仅是设计师的事情。

      最后,卢志荣谈到设计人心中的「乌托邦」,「如果我们要做设计,必须要有自己的理念,相信我们心中那个乌托邦」。

这场徐徐展开,娓娓道来的分享,对于台下的设计师和观众来说,何尝不是一次行业内外的真挚交流。

      卢志荣的作品中,常常于细节之处包含着对人类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爱。

      他说,「不要想什么是设计语言,设计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中的问题」

      一家国外公司,请了非常多的设计师来设计门把手这么一个「小东西」。

      为了成人开门的方便,高度通常定在1.1米左右,但这个高度对于儿童来说隐含着巨大的安全风险。卢志荣作为设计师之一,设计了一款像古天乐那样「平平无奇」的门把手。

      但关键之处,在于门把手的曲线是朝门内弯曲,这样一来就避免伤害儿童的眼睛。用美好的设计解决问题,正是设计的目的。

      这个例子,也是在2019设计消费论坛的交流中,由卢老师分享给我们的。



      「我不是一个时尚的人,不会为改变而改变,也不会盲目追寻下一个时尚的元素。我所寻找的,是一种永恒的时尚。岁月往往能打造出更好的设计师,因为时间能让研究更全面、观察更敏锐、想法更清晰、实践更完善……」

——卢志荣

      2019年的金羿奖已尘埃落定,相信在名家具展与评委会主席卢志荣,以及其他评委大咖的助力之下,家居设计和产业进步的步伐,一定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伴随着“湾区都市,品质东莞”的打造,这座曾经的“世界工厂”在设计力量的引领之下将会为未来生活孵化怎样的美好愿景,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