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产业工人这条路,为什么吸引了新的入局者?

近段时间,又有新的创业者聊到活跃在2014-2016年期间的行业热词“自有产业工人”。这个曾经被爱空间用浓墨重彩的笔调描述过的发展战略,又一次吸引了一些创业者的青睐,这一次,它是否能走出由质疑组成的“漩涡”呢?
家装,工人,自有产业工人,建筑,家装产业,家装产业自有工人,家居建材,爱空间图片来自“123rf.com.cn”

      近段时间里,一些新的创业模式开始在家居建材行业冒出了头,虽然个别项目显得有些屌丝,但各自都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这些项目的诞生虽然并不意味着企业的模式已经受到了广泛的市场认可,但也反映出一点:

家居建材行业不缺新模式,想要提高整个行业效率、在某一细分领域上创造价值的创业者屡见不鲜,这个因为传统而难以彻底颠覆的行业,未来还存在一些新的创业机会。

      不过,近段时间,又有新的创业者跟亿欧家居聊到一个关键词,即活跃在2014-2016年期间的行业热词“自有产业工人”。这个曾经被爱空间、我爱我家网、神工007、多彩饰家用浓墨重彩的笔调描述过的发展战略,又一次吸引了一些创业者的青睐,这一次,它是否能走出由质疑组成的“漩涡”呢?

重做“自有产业工人”,为工人打造一个开放性的工人网络可不可行?

      从行业的本质来看,家装公司只要具备三个方面的内容就能做装修了,即产品、设计和装修工人,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说法。

      前不久,一位在家装界从业多年的行业人士告诉亿欧,他所处的集团公司推出了一个新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的他想借此打造出一个大的“工人平台”。由于项目起步时间不长,再加上集团公司不愿对外批露的原因,该从业者不愿具名。

      最初,这一项目只是打算聚拢一部分的工人,让工人便于接单,同时也满足集团企业内部对于“铺贴”的项目需求,解决服务成本高、行业服务难的问题。

      但后来他想,这可以作为构建开放性工人网络的切入点。在装修的整个过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在于施工交付,因此,他认为家装行业的本质要回归到工人端。毕竟,家装行业的服务受制于产品,更受制于服务的“人”。

      从过去曾经出现过的案例来看,无论是建立“自有产业工人”体系,还是搭建起一个开放性工人网络平台,都不是一件易事。

      爱空间曾经就以自有产业工人的模式横空出世,但遭受了很多质疑,创始人陈炜还在2016年11月承认“自有产业工人”这条路是爱空间创业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坑。而Uber与滴滴的方式运营开放性的工人网络也经由此前的家装后市场玩家神工007验证过,与其做开放性的滴滴模式,不如做“核心工人”来得更快更稳。

      然而,这些模式都没能长久。亿欧智库分析师贾萌表示,产业工人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也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反而像一个为融资鼓吹的优势罢了。

打造“工人平台”的利与弊

      那么,在过去出现了不少“失败案例”的情况下,为什么家装自有产业工人这条路,又吸引了新的入局者?一位入局者的想法或许能引发一些新的思考。

      好处多多

      第一个关键点在于“价值”。如果家居建材行业能够打造出一个足够大的“工人平台”,那么在一方面,工人可以通过类似滴滴这种类型的平台进行线上接单,以往马路游击队的模式将不会出现,这种自由接单的模式也有助于工人提升工作效率和业务灵活度。

      另一方面,有相关服务需求的企业可以通过平台派单给工人端,用信息公开且透明的方式,降低做工成本,同时解决行业服务难的问题。长期下来,这种方式有助于缓解信息的不对称性,将会较大地提升行业的未来发展效率,增大工人的积极性,同时也有助于提升服务质量。

      第二个关键点在于“时机”。首先,2016年前后是移动互联网红利被释放到极致的时期,智能化时代的加速到来也使得不少工人已经能够熟练使用智能化产品,这是时代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引爆点。

      第二,随着精装房交付比例正在逐步增加,有技能的工人在无形中也将得到更多的发展机遇。

      第三,无论从行业还是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看,基础设施已经趋于完善,这几点的作用叠加起来,恰恰为新的入局者提供了新的机会。

      不过,打造开放性工人网络也并不是没有问题的。相反,过去尚未得到解决的问题,如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弊端尤在

      无论是产业工人这条路还是要打造开放性的工人网络,因爱空间而起的这股潮流久久不曾停歇。不少企业在过去对于互联网家装这种“新模式”的起哄与模仿,其实一直未曾消停过,不排除新的入局者有继续模仿的可能。

      而在这种背景下,有资本支持的企业做不成的事情,要想由小企业或大集团下的创业项目去实践这件事,难度系数说不定更大。

      同样,家装行业的工人管理也是一个问题,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难以靠企业进行集中式的培养,二是工人不一定愿意接受滴滴式的线上接单线下服务的模式。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方面,家装行业的施工工人很难适应企业的培训机制,试错成本会非常高,同时还有可能提高客户的投诉率;另一方面,行业中暂时未出现一种具备优势的管理体系,能够实现像滴滴打车由司机线上接单一样便捷的功能,况且不一定有大量工人和装修公司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来接活或派活。

      回归到问题的源头上来说,开放性工人网络这条道路是具备长期价值的,但花费在市场教育阶段的时间是非常长的,而且成本会非常高。

      再说了,由谁来搭建起这样一个类滴滴模式的家居家装产业工人的开放性接单平台呢?答案是不确定的,商业模式能否得到广泛应用也是不确定的。但是,企业必须先建立起足够好用的管理系统,并具备明确的“分账体系”和平台接单派单的规则,才有可能做成这件事。

      从非常理想化的角度来看,家居建材行业确实存在这样的需求:真正的技能的装修工人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干更多、质量更好的活,获得更多的收入;而企业希望找到更加靠谱的工人,假设能够降低服务成本那就更好了。

      但从现在来看,这个构想短期内还不会成为未来。至于未来,会不会有企业能够把这个模式走通,没有人知道答案,或许,就等你来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