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

 

2015 年,工信部发布的《中国制造 2025》规划制定了九大战略任务、十大重点发展领域和五项重大工程等。其中“全面推行绿色制造”作为九大战略任务之一,而“绿色制造工程”则为五大工程之一。本文讨论家具业的主要材料——木材的绿色问题,它是实现家具绿色制造的基础。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2

 

绿色材料和木材

绿色材料又称为生态材料、环境协调材料,是指那些具有良好的使用性能或功能,并对资源和能源消耗少,对生态环境污染少,有利于人类健康,再生利用率高或可循环利用,在制备、使用、废弃甚至再生循环利用的整个过程中,都与环境协调共存的一大类原材料。

材料与环境具有良好的协调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材料在其生命周期的全过程中具有低的环境负荷值,即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小、不造成环境污染或环境污染为最小。

二是材料具的高的可循环再生率,即指节约资源和能源、资源可循环再生并能综合循环利用、资源利用率高。

木材是地球上数量最多的植物材料。从生态的观点看,木材生产和加工的能耗低,可再生,并可循环利用,易于进行废弃处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木材是一种天然的绿色材料。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3

 

木材的环境形象

近年来,美国硬木业提出了木材的“环境形象”的概念及其环评方法。“美国硬木的环境形象”是美国硬木从林地采伐到送至客户门口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对环境造成的影响,量化指标包括:

1、全球暖化潜力:它影响大气的能量平衡,导致地球表面平均温度升高;

2、来自资源的初生能源需求:它在促使环境影响方面包括全球暖化、酸化、富营养化和资源消耗上产生重要作用;

3、来自可再生资源的初生能源需求:即从可再生原材料中产生的能源使用;

4、酸化潜力:排放造成的土壤酸化和影响植物正常生长的可能性;

5、富营养化潜力 : 通过向水中排放磷或氮的化合物(即废水)使其富营养化,从而使植物物质过分生长,消耗了水中氧气成分的可能性;

6、光化学臭氧产生潜力:常指的是“光化学烟雾”。挥发性的有机物在空气中挥发,并在阳光的照射下产生了反作用,引起地面臭氧水平提高,影响人类的健康;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4

7、非生物消耗潜力(成分):即对不可再生资源损耗的一种量度,包括矿物和化石燃料;

8、非生物消耗潜力(化石):不可再生能源的消耗;

9、窑干:它包括干燥窑的效率、窑干热能、电能消耗、产生干燥窑热能的燃料的混合比(生物质、重燃油、轻油、天然气);

10、运输:它包括 5 个过程,即从森林到锯木厂、从锯木厂到干燥窑、从干燥窑到港口、从美国港口到客户国的港口、从客户国的港口到客户。

美国硬木的生命周期评估项目是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AHEC) 委托全球著名的战略咨询机构“PE 国际”进行的。该机构开发了称之为 Gabi 5 的软件,可以对美国硬木出口商的每一批出货,输入上述各项原始数据计算出定量化的环境影响结果。如对 1 英寸厚、2 英寸厚和 3 英寸厚的鹅掌楸粗锯材,它的各项结果列于表 1。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5

“木材的环境形象”用“生命周期评估”的方法定量化地分析了木材从森林采伐到运至客户的生命周期过程中对环境的影响,得出了明晰的结果,并且利用 Gabi 5 软件很好地解决了不同树种、不同厚度、不同运输方式和距离等各种出货的初始条件进行快速便捷的计算方法。这为定量地研究其它木制品的生命周期评估开创了一条科学的途径,其应用前景十分广阔。这种方法值得国内木业借鉴和应用。

 

国际林产品贸易中新的环境法规

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木材加工厂”,仅从 1997 年至2009 年间,中国的林产品出口额几乎增长了 700%,从 36 亿美元增长到 273 亿美元。2016 年我国全年累计出口木家具占出口家具的比例为28.1%,出口额达138.2亿美元。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中国林产品业已深卷其中。因此,国际木业界有关的木材环保法规将对我国的林产品国际贸易产生重大和深远的影响。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6

1、 欧盟木材规则

《欧盟木材规则》(EUTR) 要求所有的木材带入欧盟市场第一个运营商执行“尽职调查”体系 (DDS),以把任何进入他们供应链的非法木材的风险降到最小程度。

《欧盟木材规则》通过一些方式来确定“尽职调查”的内容,例如,它必须包含风险评估和风险减轻程序及评估木制品的来源和构成的资料。为了推动“尽职调查”的执行,欧盟木材规则强制禁止运营商在欧盟内部从事用非法采伐的木材做成制品的贸易。

2、 雷斯法案修正案

雷斯法案是美国联邦的一项法律,它起初是针对野生动物的非法贸易的。2008 年其修正案获得通过,除一些例外情况外,该修正案对在美国各州之间或国外贸易中违反美国联邦法律、州法律或有关国外法律从事或进行贸易的进口、出口、运输、销售、接受、获取或采购的任何植物商业活动都列为非法。

雷斯法案修正案要求对出口到美国的林产品的原材料作申报,其覆盖的范围延伸到了进口木制品的原材料供应国。我国超过 50% 的木材依赖进口,而且大部分进口木材来源于森林施政记录比较差的发展中国家,这就增加了林产品出口到美国的风险。就原材料非法的可能性而言,我国的几个主要木材供应商属于中等至高级别的风险国家包括俄罗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及非洲的一些国家。

3、FSC 认证在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困难

马来西亚学者认为,尽管在过去的 10 多年里,人们对 FSC森林认证的兴趣不断增加,但到目前为止经认证的森林只有 2.8亿公顷,仅占全球森林面积的 7%,或是占生产木材的森林的20%。

支持认证的人们认为,认证体系正在提高全世界的森林经营水平,拯救了发达国家的森林。不过,实际上大多数的热带森林——它们是认证的初衷,却仍然游离在这个过程之外。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7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对现有管理标准和认证要求存在着较大分歧。这个问题又常常由于缺乏财政和人力资源而更加严重。特别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缺少高素质的、训练有素的林业管理人员的问题突出。在这种状况下,要想达到森林管理标准的要求来实现认证实在是为时过早。而许多热带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认证所要求的基本标准常常较温带的森林要困难得多。例子之一是热带地区倾向于更多地考虑生物的多样性,加深了获取认证的复杂性。

笔者认为,虽然认证的成本较高,它带来的效益也大多是间接的,但它将会为实施认证的组织带来长期的业务优势,特别是发达国家是木制品最大的消费者,它们越来越重视环境问题。亚洲国家必须积极地着手认证项目,以增加林业和林产品制造业务的透明度,因为如果要取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就必须高度关注环境问题。

全球化使国际林产品贸易业务急剧增长,中国出口的林产品包括木制家具量大额高,但是西方发达国家出台的有关环境法规对我国林产品的出口筑起了森严的非贸易壁垒。从对保护地球的人类责任来说,这些环境法规有着积极的意义,中国木业界理应履行和遵守。因此,我们必须深入研究这些法规,积极地改善我国木业的环保工作。另一方面,针对我国大量从“非法来源”风险较高的发展中国家进口木材的国情,如何与出口国合作,保证进口木材来自合法来源,也是我们必须加紧努力的一项重要工作。

绿色材料和木材的环境形象8

作者:上海家具研究所教授/许美琪